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 校报校刊 - 校报校刊

《墨泉》校刊

发布时间:2017-03-07  来源:本网  点击量:86



那年仲夏正半

20176   强骁然

   犹记那年仲夏正半,她留书落款,写:“别矣,亲爱的朋友。”

   那年仲夏正半,蝉鸣声声叫得异常好听,但在这伤感离别的季节,却扰得所有人都心烦意乱。只记得那时,一支笔,一本草稿,一张试卷便匆匆度完一个下午。但纵使复习枯燥,却也有不一样的惊喜发生——那天下午,我的课桌里多出一封信——是她的笔迹!

   我将那折得整整齐齐的信展开,一字一句细细的读了下去。还从来没有人给我写过信呢!这是第一封。这一封,是我最单纯实在的友谊带给我的惊喜,也同样拉近了我和她的距离。

   然而当我以为我们都很了解对方的时候,她却写了一首我看不懂的诗。我说:“我除了题目什么也没看懂,你在写什么?”她不说话,只是默默地收回那首诗,然后坐在座位上发呆。

   她好几天没理我,我也没理她。我不是一个很会主动与人沟通的人。最终还是她以一封言辞很幽默的信终结了这场冷战。这是第二封,是消除我们友谊中不安因素的一封。

   时间总是将你遗弃,然后自己飞奔;我们总是要跟紧时间的脚步奔跑,然后的然后,我们就该用一场考试说再见了。

   树上的蝉也是叫了大半个夏了,越到后来,越想多听听蝉的歌唱,毕竟,走出了这个校园,就再也听不到那熟悉的蝉鸣了,之后的一切都是陌生又新奇的。

    她的第三封信,也是最后的一封。在那年仲夏正半,乘着友谊的翅膀,从教室那头飞到这头。

    淡蓝色的信纸上有从前那首小诗,有从前我们写过说过的承诺,她还用她那端正漂亮的字迹对我诉说,诉说她这几天的心情是紧张的,是不舍的,是想让时间停滞的。

   她写了好多好多,我读得很慢很慢。记得我们一起跑八百米的情景,记得我们午饭时趁对方不注意偷吃对方饭菜的欢声笑语,也记得曾为了一本书而大吵一架,结果没过五分钟又一起拉着手去厕所了......读着她的信,六年的友谊越来越清晰明显的重播,我的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,害怕读完信后就是那该死的离别。

最终,信总是要看完的,她也总是要走的,她要飞向那更广阔的蔚蓝天空,而我则要奔向那片泛着浪花的深蓝大海。末了,她以一句“别矣,亲爱的朋友”收尾。终究是要分别的,但我相信那是为了再次重聚。  

那年仲夏正半,她留给我了三封信,而我们终将是在那想念之中度过一个又一个陌生熟悉而未知的明天。



我记忆深处的那个人

2017届8班   廖芸嘉

 

  认识她的时候,正直金秋,看着火一般的枫叶飘落,我竟有些多愁善感。

  我坐在教室里,看着桌上越堆越高的作业,一筹莫展。朋友劝我去找隔壁班的女生,告诉我她有多么厉害,我根本不相信一个与我同岁的女孩能有多大本事,怀着一点不服气的心情,我决定去会一会她。

  她坐在一群女生旁边,面带微笑地听着她们谈话,有时也会发言。她的声音轻缓,其间夹着些许犹豫。不过她大多时间总是静静坐着,风吹起的时候,会托起柔顺的长发。静如处子,就是我对她的最初印象。

  “xxx。有人找你。”她的同学见我站在门口久久不能回神,忍不住叫道。“有什么事吗?”她迈着极轻的步子,走到我面前。

她白皙的脸上嵌着一双如墨的大眼,乌黑圆润,黑得毫无杂质,好像能说话一样。微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小巧红润的嘴,说话间,露出了她洁白的门牙,嘴角有一颗黑痣。“长的还挺清秀”,这是我对她的第二印象。

我简短地告诉了她来由,她顿了顿, 随后又漾出一朵微笑,露出了她那招人喜爱的酒窝。“请进。”说着,把我领向她的座位,开始讲题。

她声音不大,却清晰准确,在讲题时。她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害羞,逐字逐句地翻译分析,讲到起兴,她还会用手势比划,她的兴奋带动了她的全身,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,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里,对情节的熟知,对人物的深刻理解,是她对文学的狂热,对写作技能的不断追求。她的这种感情神奇地带动了我,我们二人一起分析着文章:莫泊桑的故事短小精悍,老舍的《月牙儿》,莫里哀的喜剧……我们的兴趣爱好完全相投,随后我们聊起平日里爱读的书,倾心的作家,喜爱的故事……

我俩就这么一拍即合,成为了相互欣赏的朋友。

她对文学的确是十分热爱。那些令我感到厌烦的文言文经她一讲解,便会被赋予非凡的魅力。她也从不像别人那样死读书,她读书时视角独特,有自己的见解和分析,她的书上总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,详细明了,字体则和她的人一样秀气。看她的批注的书,是一种享受。

说到书,我不得不提的是我们相同的热情。我们总是在星期日光顾各家书店,“搜刮”我们喜欢的书,店主总笑着打趣道我们进书店的样子活像难民看到了食物。我俩不好意思的相视一笑。晚上我俩总是打着电筒在被窝里奋战到深夜,待到不得已时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的书,躺在床上慢慢回味。再到明天,我俩总是迫不及待地见面交流自己的见解,老师总是被我们提出的问题弄得不耐烦,朋友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比双胞胎还多……

还记得毕业分手那年,我们考上了不同的学校,当天晚上我逼着她喝了几口啤酒,她脸微红,借着酒劲说了很多话,说到后来我们都哭了,即使这样,坏心眼的时间依旧偷偷地溜走了。

还记得有个年轻的作家写过一句话:既然我们把握不了时间,那至少,让我把过去活得无悔。这也是她最爱的一句话。

  时间的流逝会把各种的“坚不可摧”消磨至尽,但请你记住,我远方的朋友,再见时,我们依然会给对方最温暖的微笑!



第一次让座

2017届1班  蔡景明

在漫长的一生中,我有许多的第一次,第一次上学,第一次戴红领巾,第一次做家务,第一次……然而,我仍记忆犹新的却是第一次让座。

  记得,那天寒风呼啸,北风凶狠地在脸上抽打,我不禁耸了耸肩膀,努力将头缩进衣领里面。人们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公共汽车的到来。公共汽车来了,大家蜂拥而上,我也抢到了一个座位。当我坐下时,迎面看到一个拿着拐杖的老奶奶一步一步的上了公共汽车。老奶奶躬着腰,一头的白发散落了几根下来,她拄着拐杖艰难地站着。我不禁有了想让座的念头。心里想着:老奶奶已经那麽老了,离下一站还有一段时间,会撑不住的。可是,我,我也才刚坐下不久啊,刚刚等公共汽车时,那么冷,现在坐着多舒服啊!正想铁了心,一个急刹车使老奶奶差点摔倒了。我不禁又想:要是等会再一个急刹车怎麽办?可……最后,我终于战胜了自己,站起来对老奶奶说;“老奶奶,您坐吧。”老奶奶笑着说:“哎哟,真是个好孩子啊!”我不禁笑了,笑的那麽甜,那麽灿烂。

经过这件事我终于明白了:帮助别人才是最快乐的。正如有人说的,人生最幸福的不是你从别人那儿得到了多少,而是你给予了别人多少。古语也说:“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”我从这件小事尝到了 “给予”的快乐和甜蜜,以后一定更要常常帮助别人,使别人能感受到我的温暖。

岁月流逝,但是“第一次让座”这件事,却仍让我记忆犹新……


上一篇 下一篇


Copyright © 2017 www.gys081zx.com All Right Reserved地址:广元市利州区鞍之路

电话:0839-3350131邮件:

   川公网安备51080202000033号 蜀ICP备16007892号-1 技术支持:程友科技